工作越努力,香港人民在财富水平上落后的就越多。虽然失业率仅为3.3%,但按基尼系数衡量香港却保持着发达国家和地区中贫富最为悬殊这一并不光彩的头衔。香港人均收入高达3万美元,可是在这块蛋糕的分切中,青年中产阶级、女性和老年人正在受到挤压。例如,底层的30%香港人竟然只占有6.4%的财富,而顶层的30%占有70%的财富。(在香港,衡量收入离差的基尼系数为0.54。当这一系数高于0.5时,经常会发生革命,香港的占领中环运动可以说正当其时。令人震惊的是,香港是一个比巴拉圭、卢旺达、埃及、尼日尔、以及厄瓜多尔更加不平等的社会!)
 
       因此,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失去对更美好未来的梦想,这些蜗居的香港人毫无拥有自己公寓的希望。收入增长的越多,基尼系数上涨的也就越快。从这一方面来看,香港的示威活动与几年前发生在开罗解放广场的抗议活动一般无二。和巴西、西班牙、以及英国的游行也属同一性质。与腐败的关系较小,更多的是由脱离上述实际情况的政治经济精英阶层的统治造成的。
 
       对股市来说(尤其是地产股)这是不利的消息,但就中期而言对社会有利,因为香港现在将着手开展一系列早就应该进行的改革以缩小极端的收入差距。我认为这些改革措施将包括:
 
       1)引入累进税制;
       2)增加教育投入,保证更高水平的大学入学率;
       3)降低住房投机压力;
       4)分拆危害社会的寡头(房地产即是其中之一);
       5)增加女性工作参与率及女性工资;
       6)急需为老年人提供救助(“笼居”者的存在是香港的耻辱)。
 
       香港是全球最富有的社会之一,但年轻人、女性和老年人正在被挤出财富盛宴,香港的财富日益为脱离现实的寡头精英所把持,这些人得到了北京政府的默许,牵着各公司的鼻子走。这就是香港人民现在抗议的情况。毛主席的政党不支持旨在降低收入不均的运动吗?
 
       我已在香港断断续续的生活了14年。许多年来,香港人的愤怒就像不断升温的高压锅,此时爆发已算迟了(在我教书的8年中,我能从许多大学生的眼中看到这一点。)精英阶层与中产阶级脱离了接触,并认为老年人住在“笼子”里没什么大不了。青年人与老年人的境况清楚的表达出了这一核心经济问题。这些人希望政府能负责任的关注高中与大学教育、提高工人培训水平、上调女性工资、改善老年人的医疗保健条件、减少寡头精英推动的房地产投机行为、并为优秀人才提供更多的机会。现在,“放任自流”的政府时代结束了,因为这样的政府造就了经合组织中最不平等的社会。无论是否愿意,香港都必须采取防止社会分崩离析的劳动、医疗、教育和产业政策。香港的情况肯定也让新加坡心惊胆战,该国也将实施更多的措施来平息房地产投机行为。新加坡的基尼系数距0.5的关口仅一步之遥!出售新加坡地产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