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认为,中国压制“灰犀牛”并不会减少它的债务负担,只是会使债务被重新分配而已。

        中国正在上演“灰犀牛”式危机,即依靠债务拉动的资产收购而膨胀的商业帝国正在进行财务“节食”。不幸的是,中国大部分的“灰犀牛”实际上都是庞氏骗局,依靠越来越多的债务而生。“节食”是一种死刑,除非中国私下里的态度并不似公开的那样强硬,否则很快,将有很多尸体浮上中国债务海洋的表面。

        由于中国当局认为金融危机是由像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这样的公司或者Bernie Madoff这样的人引起的,因此展开了压制“灰犀牛”的行动。如果政府可以先发制人的清除它们,那么就可以避免一场危机。

        这和人们普遍接受的观点不同,即金融危机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整个体系出现了问题,按照这个思路想,何地、何人引发了这场危机并不重要。在中国的背景下,真正该问的问题是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多的“灰犀牛”。

        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决定中国能否戒掉债务瘾。“房间里的大象”实际上是中国每年的货币和信贷增长目标,它们的增长速度一直高于名义GDP增长率,债务泡沫就是这一政策的后果。

        当政府为了达到信贷增长目标而放松信贷政策时,“灰犀牛”就产生了。在这个生态系统中茁壮成长的“灰犀牛”,有赖于更多的债务来维持现金流转。如果没有“灰犀牛”,信贷增长率肯定会大幅下降,甚至可能低于名义GDP增长率。只有那些不打算还款的人才会想要一次又一次地借钱。

        去杠杆化的作用正在被这些宏观目标削弱。由于一些“灰犀牛”试图通过出售资产来“瘦身”,其他公司肯定会以债务融资的方式来收购它们。债务将被重新洗牌,可能会引起信贷紧缩的真正清算就不太可能发生。

        如果在对债务进行洗牌的时候,没有伴随着“灰犀牛”的产生,那么这可能就意味着进步。因为这至少在经济增长的同时限制了债务的总量,尽管经济增长的速度比之前要慢一些。这将意味着债务率的缓慢下降,但是我严重怀疑这一切发生的可能性。

        我认为,债务总额的增长速度仍然会快于GDP。在这场对“灰犀牛”的制裁中,我们所能期待的最好结果是国家债务的增长速度能降下来,因为,在犀牛和大象的背后,还有一只“恐龙”在埋伏以待。

英文报告全文:Shuffling the de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