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双边问题包括贸易和安全

主要观点


        ■“习特”佛罗里达会议就双边互惠安排和领导人之间发展稳定关系达成积极共识:尽管初次访问期间并未订立主要协议或优惠政策,但这奠定了未来合作的基础

        ■值得市场关注的最大成果可能是启动“百日计划”,就主要贸易问题进行谈判:特朗普继续将他的焦点放在减少赤字上,而中国可能将通过推动美国商品进口的方式提供帮助

        ■互利合作的空间有:1)中国可能会为进口美国农产品和潜在的高科技产品提供便利;2)中国可能会允许外资增加在金融领域的投资(尽管这一过程很可能是缓慢渐进的);3)中国愿意减少贸易顺差来解决货币供应和通胀压力

        ■然而,贸易谈判将不会那么容易:利益冲突、中美贸易失衡的结构性质很难通过有针对性的措施和协议进行改变

        ■朝鲜问题仍然是一个潜在风险因素,因为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活动有可能增加:叙利亚行动和特朗普预算蓝图是更激进的美国军事政策先兆

        ■与奥巴马政府不同,奥巴马在长期气候变化、网络安全和人权问题上几乎没有摩擦,这显示出了优先权的转移

        ■市场的关注点在于短期内中美突然发生双边摩擦的风险降低了:消除误会、避免误解、建立共识是本次两位颇具个性的领导人之间会晤的主要目标,该目标在此次会议中似乎已经达成

点评:

        尽管由于位置(佛罗里达而不是华盛顿)和访问的性质(访问单一城市,未举行大型公告/新闻发布会)使得一些问题围绕在对习主席的接待和礼遇上面,但“习特”顺利完成第一次会面没有发生任何大的问题,这本身就是一场小小的胜利。

        相比习主席上任后在2013年6月与奥巴马的首次非正式访问,当时的国会和媒体迫使奥巴马就传统的“自由”问题向习施压,态度更具对抗性,而本次访问的关注点显然更多是在商业方面,并小心地避免任何敌意,因考虑到两国均处在政治敏感时期。

        虽然,“习特会”初次会议纪要的基调似乎是积极的,双方承诺建立强有力的合作伙伴关系,并就解决贸易失衡问题达成一项协定,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根深蒂固和经常性的利益冲突,解决贸易和地缘政治问题的前景仍然是困难的。“百日谈判”过程如何开展,以及美国在朝鲜是否会有狂妄的行动,将是中美关系将如何发展的更好指向标;如果达成显著措施,美国和中国的GDP净出口部分可能会略有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