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日晚,资深财经记者、中美关系著名观察家郑天任先生就“金融海啸后的金融大趋势以及媒体报道方向”一题在汕头大学图书馆报告厅发表演讲。

        郑天任先生,美籍华人,曾就职于“南华早报”、“美国彭博新闻社”等多家媒体集团,职业生涯横跨报纸、杂志、广播和电视网络媒体,现任美国《机构投资者》杂志的亚洲总编辑和《机构投资者在线》网站IIChina的总编辑。


郑天任先生在图书馆报告厅演讲。(林东云 摄)

        郑天任先生长期观察亚洲经济,他认为,亚洲崛起对全球市场,尤其是金融市场造成了很大的影响。20世纪60年代,日本和“亚洲四小龙”(香港、新加坡、台湾、韩国)崛起,美国开始感到注意到亚洲的重要性;90年代,日本的GDP与美国几乎持平,美国通过广岛协议迫使日圆升值,于是,日资在全球四处出击,SONY购买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日本公司掀起并购美国公司潮;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国与世界接轨,美国和欧洲开始进口中国的产品,全球的生产基地都搬到中国来了。

        在亚洲各国纷纷壮大、经济腾飞的背景下,2007年一场金融风暴使美国国债增大,购房债务高累,金融系统崩溃。“美国开始意识到自己没有那么强大,全球市场也不能像过去那样被几个富人国家控制。”郑天任先生说。

        金融风暴后,美国倡导用 G20取代G7协调全球经济发展问题,重视中国等新兴国家参与全球治理,“中国进入世界舞台,主流身份得到认可,”郑天任先生说。但是,他指出,美国仍然不会放弃在世界金融市场中扮演领导角色这一“华盛顿共识”。崛起的中国提出“北京共识”,创办亚投行,这一切均体现了全球经济政治格局向多极化转变的趋势。

        郑天任先生认为,中国金融市场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发展,现在还不成熟,特别是自三年前以来,中国开始允许融资融券和卖空行为之后金融监管等诸多问题日渐显现。

        他表示,中国保持经济增长可期,但要考虑完善监管体系与推出切实可行的金融政策,金融发展和金融机制的完善与金融政策的配套是相辅相成的。在中国,政策引导着金融市场走向,金融走向与政治经济大局密不可分。中国经济保持过往告诉增长已不现实,但是,持续增长依然可期,只要政策适时,可以避免经济下滑后低位持续运行的“L型”经济。

        世界在变,媒体也在变。郑天任先生特别强调要重视媒体与财经之间的相互影响关系。在谈及中美媒体的差异时,他表示,中国媒体也在变,民间财团开始进入媒体,这些新力量使得中国媒体的价值观逐渐在改变。

        郑天任先生也关注到了互联网迅速发展对平面媒体的冲击。他认为,传统媒体的广告收入减少,媒体需要通过不同的产品来盈利,或者把平面媒体卖给互联网公司。亚马逊收购了《华盛顿邮报》,马云收购了《南华早报》,越来越多过去只做电商的人,开始对新闻媒体感兴趣。“他们认识到,新闻媒体,特别是金融媒体,是提高影响力的最有效手段。”

        互联网的发展对世界政治和金融也有很大的影响,“年轻人有了话语权,”郑天任先生说,互联网可以短时间聚集很多人,互联网情绪化也会导致金融市场大起大落。虽然互联网存在很多不稳定因素,但是郑天任先生依然看好互联网,认为互联网推动世界朝着多极化,多元化的方向发展,“总的来说,还是往健康的方向发展的。”他看好数据新闻在未来的发展前景,鼓励新闻学院学生要勇于创业,可考虑将产品数据化,建立数据库公司,这类公司将更容易获得较高利润。

        在讲座最后的互动环节,新闻学院杨艾俐老师与现场的同学们热情洋溢地提出了诸多与媒体、金融、创业有关的问题。对于新闻学院赖明明老师问及是否看好中美双赢的未来?郑天任先生回顾了中美在二战中建立的反法西斯同盟,认同中美应该加强合作与交流,应该有共同缔造双赢的未来。


同学听讲座。(林东云 摄)


郑天任先生聆听学生提问。(林东云 摄)

新闻学院范长江院长、FARLAND老师、JERRY老师等参加了当晚的讲座。


郑天任先生和范东升院长及到场老师合影。(林东云 摄)


郑天任先生和学生合影。(林东云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