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否像1997年那样成功应对危机?
 
       中国大陆股市一直低迷,但最近突然猛涨,境外机构进入中国股市带来的是什么?业界说法不一。但很明显,中国境外人民币沉积带动或关联的巨额资金借助等“沪港通”回流渠道的各种机构投资者炒家资金因素被忽视或低估了。为此笔者特写此文,以提示风险。
 
       (一)索罗斯式的炒家借道人民币回流管道,以巨量资金炒A股龙头,将中国的房产泡沫硬着陆避险而量化宽松的资金也吸入A股等炒家市场,则中国的几大泡沫,可能会因对策或预案非公平量化而面临1997泰国式崩溃。
 
       (二)外资以极低的资本炒中国股,中国炒家却以后较高资金跟进,一旦外资高抛离场时,中国境内即使不会引发全国性国民经济负增长或发展速度减半,也会使中国大批企业和散户破产或变相破产,则中国的全面公平为标识的全面改革以及为预防文革而设计的法治蓝图由此而蒙上阴影,这一切一旦发生,是任何中华民族血统的人所不愿看到的景象。
 
       (三)中国的银行业和保险都会因“索罗斯”式炒作而受伤较重,过去是在香港,不可能对内地的资金市场带来联动,而现在的联动是直接的。只是与香港股市相比较而言,由于大陆证券交易所设置了涨停板制,巨额资金以香港积存的人民币(包括但不限于香港沉积的人民币,英国等欧洲国家以及诸如北美、澳大利亚和南韩都有存量人民币需要返回中国大陆)方式在炒作中国股市时,时间比较香港资本市场而言只是拉长,这在技术分析上看仅仅计量为时空转换的量化问题。
 
       (四)美国、西欧以及欧配克联手对付俄国,已经使俄国卢布大幅贬值,俄国经济面临一次硬着陆了。
 
       (五)如果明年的美联储会在春季推出提息等政策,势必造成资金回流美国。页岩油技术如果因油价过低而改进,成为低油价的推进器……,诸如此类的偶发事件都可能是导致国际炒家抛弃A股的导火索。
 
       (六)中国经济为避免硬着陆,习近平、李克强都想出很多种对策,然而今日中国自2005年全面按照WTO标准开放,外资进入中国金融界以及中国的新型金融品种在模仿境外的浪潮推动之下层出不穷,又于今年中国又完成了“沪港通”的实际对接和运行,这一切都是进步。然而相比较中国于1997年成功抵御香港金融危机(亚洲的金融在香港的表现)而言,今日中国如果想再成功控制人民币进出境管道为主要渠道之一的炒家资金,或对于香港金融市场出现危机进行卓有成效的干预,就必须采取更为复杂的多级多维多种公平量化预案。否则,中国将面临与俄国类似的经济起伏较大的危与机。
 
       上述六个方面的因素叠加,孕育着新的暴风骤雨,中国,你准备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