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放弃对冲基金投资的决定,并不意味着公共退休基金退出对冲基金领域。
 
  在2013年,对冲基金公司Och-Ziff资本管理(Och-Ziff Capital Management)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Dan Och赚到了4亿美元,这一数值超过加利福尼亚州公共部门退休人员平均退休金的1万倍。由于美国公共退休基金普遍资金不足、受益人面临退休金遭削减的前景、以及退休金改革在许多美国选举中扮演主要角色等因素,退休基金的投资活动正面临愈发密切的关注。其中大量的注意力落在了对冲基金投资上。
  
  原因很简单:资金。在去年,标普500指数的回报率为32.36%,而依HFRI资金加权综合指数(HFRI Fund Weighted Composite Index)衡量,对冲基金平均仅上涨了9.13%。但是,利润丰厚的费用结构,通常吸引机构资金的最大型对冲基金公司的经理们却在赚取数百万美元(有时候甚至数十亿美元)的基金管理费和业绩费。
  
  因此,在上个月,当管理着2960亿美元的加利福尼亚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California Public Employees’ Retirement System, CalPERS)宣布将终止其40亿美元的绝对回报策略投资组合时,这看起来像是对冲基金与美国公共退休基金的不祥之兆。毕竟,正是这家美国最大的退休金计划在2001年时做出的进军对冲基金领域的决策,开启了公共退休基金涌向绝对回报策略投资的热潮。
  
  时任代理首席投资官的Ted Eliopoulos在一份声明中声称,费用与复杂性是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决定赎回对24家对冲基金和6家组合对冲基金投资的原因。Eliopoulos表示:“对某些机构来说投资对冲基金当然是一种可行的策略,但最终,在考虑到这些基金的复杂性、成本、以及就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管理的资产量而言缺乏上规模的能力等因素后,绝对回报策略项目不再是必要的了。”两天之后,管理着1260亿美元的德克萨斯州教师退休金系统(Teacher Retirement System of Texas)也宣布,其正在将配置于对冲基金的资产比例从9%削减到8%。
  
  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配置于对冲基金的资产不足以对其整体投资组合的回报率产生有意义的影响。尽管如此,单单2013年一个财年,这一退休金计划在对冲基金管理费和业绩费方面的支出就分别达到了6070万美元与5500万美元。但是,绝对收益策略投资组合的1年、3年、和5年回报率仅为7.4%、3.8%、和1.4%,与此相比,美国股市的同期回报率却高达22.1%、11.3%、和3.5%。截止1月份,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在总部位于纽约的Och-Ziff公司的OZ Eureka基金以及OZ Domestic Partners II基金中,分别持有7亿美元和2100万美元的投资。在2013年,Eureka基金为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实现了18.46%的回报率;而Domestic Partners基金的回报率仅为5.33%。
  
  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的情况是独一无二的,这多少给了对冲基金管理公司一些安慰:不是每一家公共基金都在争抢着退出这一领域。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的独特之处首先在于其内部政策。这家加州的公共基金在打造对冲基金投资组合方面动作缓慢,但到2008年时,其已在27家对冲基金公司中持有合计70亿美元的投资。在那一年的市场崩盘后,这家公共基金重组了其绝对回报策略。一次针对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与两家对冲基金投资顾问公司间关系的调查,以及管理绝对回报策略投资组合的投资官Kurt Silberstein于2011年的离职,增加了这次重组的复杂性。
  
  首席投资官Joe Dear当时支持对冲基金项目,他聘请对冲基金产业内经验丰富的Ed Robertiello来替换Silberstein,并重申了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继续“这一重要投资策略”的决心。然而,在2013年6月时,Dear被诊断出患了癌症,他于今年二月份去世。高级房地产投资官Eliopoulos随后出任了代理首席投资官一职。相较于Dear而言,Eliopoulos被认为不那么支持对冲基金投资。在9月17日,也就是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宣布正在撤销对冲基金项目两天之后,该公共基金的董事会任命Eliopoulos为正式的首席投资官。
  
  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的规模和资金状况使其进一步区别于大多数的同类基金。这家退休金系统的规模比美国第二大退休金计划——管理着1880亿美元的加州教师退休金系统(California State Teachers’ Retirement System)要大上三分之一,多数其他公共基金更是相形见绌。作为一家公共退休金计划,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的资金充足了也相对健康,因此其能够采用流动性更低、更为长期的投资方式。而且因为这家退休金系统比很多美国机构拥有更多的内部资源,其能够在公司内部管理复杂的策略。
  
  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在规模、资源、以及流动性方面的特点使其更接近于加拿大、新西兰、挪威等国的巨型退休金计划,这些国家的退休金计划倾向于持有很少或干脆没有对冲基金投资。上述巨型机构正将注意力投向基础设施、私募股权、实体资产等流动性更低的领域,在这些领域内他们可以用上巨额的资本。
  
  相反,美国的退休金计划普遍青睐对冲基金。在于9月中旬举行的加州大学董事会(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oard of Regents)会议上,加州大学首席投资官Jagdeep Bachher表达了对该大学绝对回报策略投资的信心,这个28人的董事会监管着加州大学系统的运作。说起那些在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中可能发现自己正在坐冷板凳的同行们时,Bachher调侃到,管理着900亿美元资产的加州大学退休基金及基金会“正在招人,而且始终在寻找优秀的人才。”对于对冲基金而言,与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的分道扬镳是开始的结束,不是结束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