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主权财富基金主管解释了该家基金取得良好业绩的原因。
 
       阿德里安•奥尔(Adrian Orr)自觉得到了证实。2007年2月,这位精力充沛、心直口快的经济学家接任了新西兰养老金监管局(Guardians of New Zealand Superannuation)的首席执行官一职,这家投资集团管理着新西兰价值230亿新元(189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他的职责是:将这家采用传统资产配置策略的基金,转变为一个灵巧的机会主义投资者。
 
       在奥尔就职仅几个月后,就爆发了次贷危机。但这次危机并未使他暂停变革,相反却促使他加快了战略转变。这位首席执行官及其团队应用整体投资组合策略(total-portfolio approach),创造了一个作为内部基准的被动参考组合(passive reference portfolio)。他们设法通过寻找具有较高风险调整回报率的投资机会的方式跑赢基准组合,采用的技术包括偏向策略(strategic tilting),以及调增对预期会向均值回归的、价值被高估或低估的资产类型的投资等。
 
       奥尔承认,调整后的策略用了几年的时间才得到完善,但效果是惊人的。新西兰养老基金(New Zealand Superannuation Fund)在6月30日截止的财年取得了25.8%的收益,是有史以来最佳业绩。自2003年9月创立以来,这一基金的年化回报率达8.8%,高于参考组合1.14个百分点,相当于多赚取20亿新元的巨款。奥尔现年50岁,之前担任过新西兰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New Zealand)的副行长,他最近接受了伦敦分社社长尼斯•亚当森(Loch Adamson)的采访。
 
1、此次危机对新西兰养老基金的战略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如果说有什么影响的话,那就是给予了我们加速实施几项关键性战略变革的勇气。我们一直以来所做的,就是非常谨慎地从资产配置型的框架向参考组合型框架转换,资产配置型框架被认为是“灌装式的”(bucket-filling)——向不同的策略配置一定数量的资金。除了参考组合之外,我们还追求一种机会主义的、主动的投资方式。这听起来可能没什么大不了,但这一转换代表着我们这一机构建立、获取资源和作出投资决定的方式的根本改变。
  
2、作为一家主权财富基金投资者是否存在优势?
  我们确实倾向于思考:“作为一家基金我们拥有什么先天的优势?”不仅是主权财富基金,每一家基金都应该以这种方式思考。我们确实拥有一些优势:我们的流动性、我们的定位、我们的治理结构、我们的运营独立性,甚至还包括我们作为政府相关组织的一部分而拥有的所有权结构。随后我们考虑,如何设立一系列最能发挥我们这些条件的投资策略。例如,我们有一个5年战略,来识别那些在战略优势和内部决策方式方面和我们类似的投资者。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与那些有相似治理方式及决策能力的基金更密切的合作。
 
3、一个好的投资机会具有哪些特质?
  只有当我们认为已经找到了一个真正的价格-价值缺口(price-value gap)时,例如长期积极回报,我们才进行投资。一旦我们找到了这样的机会,我们非常愿意进行高额的投资,但我们不会配置一笔固定金额的资金。对我们的外部顾问来说,我们的这种方式使我们成为了一个非常难缠的客户。例如,在传统的私募股权投资模式下,你在多个领域内购买每一家优质的公司,然后就只能寄望于技巧和运气给予你丰厚的回报。我们很快放弃了这一投资框架。只有在我们将其视为抓住某一特定市场机会最具成本效益的切入点时,我们才会投资私募股权。
  
4、这一基金在多大程度上是在内部管理的?
  我总感到很难回答这一问题。我们所有的投资决定都是通过投资委员会在内部作出的。从资本的角度来说,大约三分之一的净资产价值是通过外部管理公司进行主动管理的。但是如果你在一个风险预算(risk budget)的框架内看待这一基金,那么到目前为止大部分的主动风险都是在内部管理的,无论是通过参考组合的选择、偏向策略预算或其他的主动策略,包括直接投资、基础设施投资、林业投资以及农业直接投资。
  
5、新西兰养老基金近期业绩背后的推动因素是什么?
       市场一直大幅偏离公允价值(fair value),我们始终能够真正利用两者间的差异。展望未来,我们的期望回报率远超正常水平。美国市场现在看起来非常接近充分定价水平,而在欧洲市场上还有一些赚头。但与过去的5年相比,我们看到,股票市场中的价格已大幅回归到某种意义上的公允价值。然而,债券市场仍代表着一个大得多的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