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经济增长缓慢,南非却是投资者的机会之所在。
 
       乍一看来,南非不像是个投资前景光明的国家:经济增长形势十分冷淡,多数的预测估计今年的经济扩张率仅为1个百分点;而该国二季度经常账户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却达到6.2%,是“脆弱五国”(Fragile Five)中这一比例最高的国家。“脆弱五国”中的其他成员包括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土耳其,随着全球货币政策的收紧,这些新兴经济体更加难于找到足够的资金来填补收支缺口,因此该五国被认为有爆发危机的风险。
 
       开普敦天达资产管理公司(Investec Asset Management)新兴市场固定收益产品团队的经济学家兼策略师Nazmeera Moola表示:“南非经济增长的主要问题在于出口。这个国家未能有效利用大宗商品繁荣期,因为矿业方面的监管规则限制了生产。”Moola认为南非现在的情况可与1970年代的英国相类比,拥有强有力的金融监管和公司治理规则,但国家控制的太死。
 
       其他投资者也同意政治因素是这个国家经济萎靡不振的根本原因之所在。安本资产管理公司(Aberdeen Asset Management)新兴市场债务高级投资经理Max Wolman表示:“南非潜力巨大,但不幸的是,这个国家的经济管理是完全失当的。”安本公司的总部位于伦敦,管理着5500亿美元的资产。Wolman指责非洲人国民大会(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在改革方面做得不够,该党自1994年种族隔离政策结束以来一直执政。他断言说:“在南非存在一股必须让每个人都高兴的强大政治力量,正是这一点导致了该国不能令人满意的现状。”例如,南非工业界面临着电力短缺的问题,因为国有的南非国家电力公司(Eskom)的强势地位使得独立发电商难以建设发电厂。在3月份,南非国家电力公司为应对大规模的停电要求其工业客户将能源消耗量降低至少10个百分点;南非的各大型公司因此纷纷使用发电机自行发电,但很多小型企业没有备用的供电办法。
 

 
       虽然如此,仍然有足够的理由在南非这个国家投下赌注。管理着1230亿美元的天达资产管理公司的Moola预测该国的长期可持续增长率在2%到2.5%之间,这样的增长率对于一个新兴市场国家来说有点低,但她相信,政府可以通过放松监管来促进出口的方式将增长率提高到3%致3.5%。Moola同时指出,在南非已存在大量保证投资者权益的政策。在世界银行(World Bank Group)的营商环境指数(ease of doing business index)中,南非在投资者保护方面排名第十位。
 
       对处于困境中的经济体进行投资的一个动机在于低劣的宏观经济表现已经被包括进了股票价格之中,这意味着存在质优价廉的股票。但阿卡迪亚资产管理公司(Acadian Asset Management)的财务总监John Chisholm表示,南非股市的情况从整体上来看并非如此。阿卡迪亚公司的总部位于波斯顿,管理着630亿美元的资产。他指出,南非股市20.5的往绩市盈率(trailing price-earnings ratio)远高于新兴市场中13.2的平均水平。Chisholm表示:“从估值的角度来看,南非市场并不特别廉价,”他的公司现在小幅减持南非股票。不过Chisholm确实看好 萨索尔(Sasol)以及南非标准银行(Standard Bank of South Arica)等公司的股票;前者是一家能源与化工产品公司,目前的市盈率仅为12.9,而南非标准银行3.6%的股息收益率也十分诱人。
 
       在南非,以当地货币计价的债券的收益率也很高,这反映出对该国经常账户赤字状况的担忧情绪,但该国的主权债券投资者认为值得为当前的收益率承担这样的风险。安本公司的Wolman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南非经济管理不当的状况会持续下去。不过他表示南非货币兰特的汇率保持了稳定状态,在今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这种货币兑美元的汇率处于10.4到11.4之间,而且在现在的风险水平下南非的债务值得投资。尽管高需求低供给使得南非以美元计价的债务价格昂贵,但10年期当地货币主权债券的收益率却高达8.25%。
 
       南非市场另一个吸引人的方面在于,就像在经济处境同样艰难的日本发生的那样,许多南非公司的表现超然于这个国家的经济状况。天达资产管理的Moola强调,近些年在南非存在全国经济增长乏力但公司盈利情况却保持强劲状态的异常现象。她警告说:“这种现象可能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同时指出在公司利润与名义GDP增长率之间应存在某种关联。“但如果一家公司的利润中来自海外的部分不断增长,那么该公司就可以摆脱国内不利经济形势的羁绊。”
 
       Moola举了几个南非公司在其他非洲国家及其他地区国家中市场占有率不断上升的例子。例如,总部位于约翰内斯堡的MTN集团(MTN Group)是非洲最大的手机运营商,而在上一个财年中仿制药品生产商阿斯潘制药控股公司(Aspen Pharmacare Holdings)71%的营业利润来自国际市场。因此即便南非经济不能雄起,该国的各跨国公司也可在海外市场上大放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