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投资者布鲁斯·博考维茨(Bruce Berkowitz)通过坚守信念获利。
 
       布鲁斯·博考维茨(Bruce Berkowitz)并不担心逆流而行,至少在短期内不会。他是一位一心一意的价值投资者,将赌注都压在少数几支股票上,所以逆流而行是必然的。这位迈阿密费尔霍姆资本管理公司(费尔霍姆 Capital Management)的创始人兼首席投资官声称:“我做的这种类型的价值投资在正确前看起来都是非常错误的。” 博考维茨强调说,他的成功源自他只愿意为给定的证券支付非常低的价格。这使他有最大的机会在长期内实现盈利,但也经常让他不得不在金融漩涡中购买股票。
 
       在2013年管理着88亿美元的费尔霍姆基金,从博考维茨在2011年作出的投资中获得了收益,包括对美洲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和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的投资。这两支股票使投资者在金融危机中遭受了惨痛损失,他们担心当时双底衰退的前景仍让大多数潜在的购买者望而却步。
 
       随着金融股的强劲反弹,博考维茨的举动在去年获得了回报。费尔霍姆基金在2013年实现了35.54%的回报率,超过了标普500指数32.39%的回报率。这样的业绩帮助博考维茨在5月份赢得了《机构投资者》杂志2014年“年度资产管理人”大奖。从1999年创立开始到2013年年底,他的基金实现了450.94%的累积回报率,而标普500指数的同期回报率仅为64.68%。现年55岁的博考维茨表示:“我们在2013年的成功全部源自住宅房地产。但那也正是我们在2012年表现尚可、在2011年业绩惨不忍睹的原因。”
 
       博考维茨喜爱价值投资者经常避开的复杂的金融股,为了获得一定的安全边际,也为了争取投资者对一直遭受打压的股票的看法得到提升的时间,他总是力争以低廉的价格购入。他还经常判断一个公司对于经济来说是否是必不可少的。费尔霍姆购买的那些金融机构都是经过重组的,有充足的流动性,而且已经表现出了生存的能力。即便如此,博考维茨表示,投资者还是刻意回避这些股票,直到2013年初“恐惧变成了贪婪,对那些大型邪恶银行的憎恶也略微减少时。”
 
  博考维茨是家族中第一个上大学的人,他在艾摩斯特市(Amherst)的马萨诸塞大学获得了经济学学士学位,并在1982年在伦敦的美林证券(Merrill Lynch & Co.)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在1987年,当时为200位客户管理资金的他加入了雷曼公司(Shearson Lehman),后来他又去了美邦银行(Smith Barney)。但在1997年,他在新泽西州肖特山建立了自己的资产管理公司。他的早期投资包括在世通公司(WorldCom)于2002年申请破产时购买其债权。到2006年时,博考维茨把他的公司搬到了弗罗里达。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他出售了诸如全美金融公司(Countrywide Fiancial Corp.)和房地美(Freddie Mac)之类的金融股,因为他认为这些金融机构的杠杆率过高而借款标准又太宽松。
  
  在金融危机爆发时,博考维茨看到了用这笔出售所得现金入市的巨大机会。在2009年,他购买了花旗集团(Citigroup)的股票。他其他的投资对象还包括美洲银行(仍然持有)、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在2011年,他认为弗罗里达房地产开发商St.Joe Co.前景看好,并就这家公司与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的大卫·埃因霍恩(David Einhorn)展开了竞争,后者对这家公司持看跌的态度。博考维茨和他的费尔霍姆公司赢得了St. Joe公司的控制权,并在董事会获得了席位。
  
  对冲基金亿万富豪利昂·库伯曼(Leon Cooperman)认识博考维茨已有10多年了,他在2011年告诉机构投资者杂志说:“布鲁斯非常聪明,十分勤奋,而且他总是按自己的节奏前进。我尊重他的投资观点。”
  
  最近,博考维茨加入了与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相关的争斗。两房的优先股是费尔霍姆基金在2013年表现最好的证券之一,他当年以相当于这两家公司清算价值十五分之一的价格购入了这两支股票。在2008年,美国政府接管了房利美和房地美,分别购买了这两家公司80%的股票,并承诺注入数百亿美元的资金,作为交换,这两家公司的优先股将支付10%的利息。但在2012年,美国政府取消了优先股10%的利息,并以普通股股利的形式拿走了全部的利润。就房利美而言,按计划在6月份进行的57亿美元的支付使美国政府分得的总股利达到了1268亿美元。
  
  费尔霍姆基金已向联邦索赔法院(Court of Federal Claims)和美国华盛顿地区法院提出了投诉,辩称美国政府在2012年的作为违反了合同法。这家公司正在要求房利美和房地美恢复向优先股持股人派发股利。
  
尽管提起了这项法律诉讼,博考维茨并不反对政府介入这两家公司。他只是想从中分得一杯羹。他的投资想法是,这两家抵押贷款提供商是美国能够拥有30年固定利率抵押贷款的唯一原因,而这些贷款刺激着美国经济中的住房及住房相关产业。在抵押贷款市场中,私人资本始终只占一小部分;只有政府才有能力培育一个健康的住房产业。博考维茨表示:“每个人都能从复兴这两家十分重要的公司中获益。”当然也包括他的费尔霍姆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