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中国国家立法机关已经发布预期的政策公告,没有太多意外内容。尽管更加灵活的增长目标吸引了大部分的目光,宏利资产管理(Manulife Asset Management)高级亚洲战略专家罗卓夫(Geoff Lewis)认为,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将继续关注经济稳定性,同时加大力度控制长期金融风险。这种稳定最大化的战略应在2017年产生作用,但需要更复杂的协调才能长期实行。

修订2017年度增长目标

        李克强总理的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修订后的2017年度增长目标。李克强提到,2017年度的增长“大约为6.5%,第一阶段的实践中还可能更高”。这只是对去年十三五计划所采用的‘6.5%到7%’的年度增长目标在措辞上做了一点微小的调整。然而,政府仍然视6.5%为经济增长的一个台阶,并希望达到更高的增长率。这个调整并不使人意外,因为习近平主席在2016年12月公开表示,若能降低越来越高的经济增长风险,则经济增长脚步放缓是可以接受的。李克强宣布稍微降低零售业与固定资产投资业的增长率目标来强调这一点。

从“灵活适度”到“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

        尽管更灵活的增长目标给政府留出了额外的空间,对信贷扩张的管制却仍然是挑战。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货币政策从“灵活适度”过渡到“稳健中性”,但是,这一改变从前就已经引起讨论,并且也证明了其很难实行。为强调这一点,政府工作报告为社会融资总额(TSF)设定的增长目标及M2货币供应量降低了1个百分点(从13%降低至12%)。此次降低幅度非常小,故未严重到需要解释的地步,比如一些分析师所推测的货币紧缩。事实上,一边是对信贷扩张的担忧,另一边信贷增长却仍然保持高位:2016年2月,TSF与M2货币供应量增长率超过名义GDP的增长率。政府可能使用更加保守的货币政策,但财政政策可能仍然会起到主要作用:2017年度财政赤字目标固定在3%,同2016年度。政府通过使用表外财政性存款获得了额外的财政空间,去年GDP又额外增长了0.8%。

英文报告全文:Steady the ship few surprises at China’s NPC Work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