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提起亚洲,投资者们都会想到“增长”这个词,同时脑海中浮现出亚洲繁华大都市的景象。的确,亚洲(不包括日本)在过去的数十年内,以中国为首的亚洲国家实现了经济的飞速发展,经历了史上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时期之一,并使数以亿计的人民摆脱了贫困。因此,大部分专注于亚洲的投资策略增值并不让人感到意外。然而,我们认为,到了亚洲价值型投资策略绽放光彩的时候了。毕竟,如果你能用折扣价格买到“增值”,那会怎么样呢?

        尽管近期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亚洲仍然是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地区之一,因而在亚洲进行价值投资并不矛盾。价值投资的共同缺陷是,以按照保守估计的内部价值折让的价格购买价值被低估的公司。和其他地区一样,用70美分或者更低的价格购买一美元的、还能继续增值的内在价值的想法,在亚洲也是适用的。价值型投资者想要购买的是“增值”——增值的速度越快越好——但仅限于折扣力度很大的情况下。

        对于亚洲的价值型投资策略,目前有两个重要的条件已经到位。首先,近几年亚洲地区的经济发展速度放缓,导致该地区很多公司的市盈率估值被压缩。许多同样的股票,过去是成长型宠儿,交易的市盈率倍数极高,如今是价值投资者的毒药。但是现在很多这样的股票交易的市盈率不高于十几倍,尽管没有比不上从前,但是仍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速度。在某些情况下,估值倍数的下降速度超过了收益增速的下滑速度。因此,企业的股票价格和被保守估计的价值之间出现了一个有意义的折扣。这为价值投资者提供了机会,而这些机会在之前是不容易为他们所获的。

        另一个重要条件则是公司治理。尽管亚洲的发展常常让人感觉像是走两步退一步,但在上世纪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的20年里,这一地区的公司治理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改善。以前很多亚洲企业要么是国有企业,要么是家族企业,因此投资者一直理所应当地关心中小股东会被如何对待。一个关键的衡量标准就是向股东返还现金,尽管在一些国家,这一标准还有待完善,但是很明显,它一直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因为在亚洲所有的主要市场,股息支付率和回购水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最近韩国一家主要的电子公司进行了多轮股票回购,就是一个恰当的例子,这在十年前是想都不敢想的。此外,该地区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采取有利于股东的行动,通过资产分派、将大公司分成若干小公司或出售非核心资产的方式来返利于股东。例如,2015年香港一家知名企业宣布它将分拆成一家财产实体和一家非财产实体,这被市场誉为提升企业价值的举措。总的来说,更好的公司治理水平,会使价值型股票缩水或者估值折扣关闭的几率更高。

英文报告全文:The Case for Value Investing in 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