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避险属性看人民币距离避险货币有多远

结论或者投资建议:


        市场风险偏好情绪的转换使市场形成了两大资产阵营,与风险资产相对的是避险资产,主要包括贵金属、发达国家长期债券和避险货币。日元、瑞士法郎、美元是最主要的三种避险货币。三大避险货币与VIX指数在“风险时刻”的短期时间窗口内与VIX走势有着显著相关性。

        日元的避险特征在1990年代开始显著加强,避险属性主要来源是融资货币的套息交易行为,这是由于日本长期实行的极低利率政策所造成的,使日元成为外汇市场上的融资货币。瑞郎避险属性主要来源是瑞士安全的政治地缘环境和金融体系。避险特性更多的是体现于对诸如战争、政变、地缘局势、恐怖袭击等突发政治事件的反应。2008年以后美元避险属性显著增强,避险属性主要来源是国际货币体系下抵抗危机的能力。

        从三大避险货币来看,避险属性存在的前提条件是该货币必须可自由兑换和自由浮动。除此之外,货币安全有三方面决定因素:第一,长期稳定的国内政治和经济环境,具有一定的抗危机能力;第二,具有发达的金融市场,包括资本项目开放程度高,金融市场有足够纵深,交易成本较低;第三,安全的投资环境,完善的金融法制建设,能够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对避险货币有几个典型的理解误区,第一,是将避险所隐含的“负风险”当成“无风险”,但实际上避险和投机是一体两面;第二,将避险这种典型的短期行为当成长期行为,然而短期风险并不会影响货币本身的长期趋势,本国经济基本面才是货币币值的长期决定因素;第三,对避险二字的直观感受可能会认为成为避险货币利大于弊,但本币成为避险货币实际上对日本和瑞士都带来了一系列问题。

        人民币在可见的未来都难以成为避险货币。人民币并未表现出避险特征,当风险事件出现导致VIX向上脉冲时,人民币汇率指数基本没有跟随上升,走势基本独立,部分情况下甚至反向波动。这意味着市场对人民币的理解并非避险货币,更主要还是新兴市场货币。从必要条件来看,人民币离完全可自由兑换和自由浮动还有较大距离,外汇管制仍然存在,资本项目开放的推进还较慢。而从货币安全性方面考虑,中国仍是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结构仍需优化,而无论是金融市场的完善程度还是法治化程度都有待提高。

        成为避险货币也并不是一个值得追求的政策目标。相比而言,稳步推进人民币市场化和国际化,在国际货币体系获得更大的份额和话语权,成为国际贸易和投资中类似美元式的“硬通货”,才是更好的选择。随着人民币国际化和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在未来人民币世界地位会越来越高,人民币的持有信心和国际接受性、金融便利性及影响力都将持续增强,有助于提升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