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最近发布了有关仲裁的两项新的司法解释(“新规”)。[1]这是2006年迄今,最高法发布的有关仲裁的最重要的司法解释,填补了现已颁布20多年的中国仲裁法中的某些空白。[2]

内容综述

        新规侧重中国法院在对仲裁案件进行司法审查时经常遇到的问题,填补了略显过时的《仲裁法》及相关法律中的若干重大空白。

关键的改动包括:

·         无涉外因素的国内仲裁也采用以前仅适用于外国和涉外仲裁的“报核制度”[3]
·         对当事人参与“报核”程序提供了可能性;
·         明确优先适用能确认仲裁协议效力的法律;和
·         明确若干程序性问题—诸如哪一地方法院具有管辖权,当事方在司法审查时应提交哪些材料,以及法院裁定能否上诉。

“报核制度”扩大到内地仲裁

        中国仲裁制度众所周知的一个特色是“报核制度”,从1995年起适用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即中国境外仲裁机构作出的裁决)和涉外仲裁裁决(即中国内地仲裁机构作出,但有涉外因素的裁决)的案件,以及质疑相关仲裁协议效力和撤销内地仲裁机构的涉外裁决的案件。

        简言之,根据“报核制度”,未经事先向上级人民法院(即省级人民法院)和最高法报核,下级法院不得拒绝承认和执行裁决。因此,最高法是有权决定不承认或不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或有权决定撤销或不予执行涉外仲裁裁决的唯一法院。“报核制度”旨在强调中国支持裁决执行的倾向,防止经验不足的下级法院错误地不予执行。

        新规现将这一“报核制度”扩大到所有内地仲裁——包括任何确定仲裁协议无效,撤销裁决或不予执行裁决的裁定。所有此类裁定都必须首先向上级人民法院报核才能生效。

        但是,与适用于外国或涉外裁决的“报核制度”不同的是,内地仲裁“报核”有一项重要限制:高级人民法院一般无需向最高法报核,仅以下两种情况除外——当事人住所地跨省级行政区域,或不予执行或者撤销裁决的理由是“违背社会公共利益”。

        因此,虽然新规提升了执行裁决的保障力度,但较之外国和涉外裁决,内地裁决受到的保护仍然较少,因为后者并非无一例外地需要最高法核准。在实践中,外方如通过中国实体签订包含国内仲裁协议的合同,而该实体的住所地又与合同对方在同一省,这一限制就有可能加深外方的顾虑。

“报核制度”仅在一定程度上更加透明

        对“报核制度”常见的批评意见是,这是人民法院的内部流程——当事方并非总能了解案件进展,也没有机会向上级法院陈述意见。新规规定,如果上级法院认为相关事实不清,“可询问”当事人或要求下级法院补充查明事实。当事人因而有机会通过应对法院的事实调查参与“报核”进程。

        这一程序性变化究竟重要与否仍有待观察。尤其是,新规并未赋予当事人不受约束地参与“报核”进程,并根据事实和法律充分陈述意见的权利——即便最终结果显然与他们利害攸关。

仲裁协议的适用法律

        新规明确规定,如当事人拟选择特定法律来判定涉外仲裁协议效力,应当作出明确的意思表示。当事人选择了基础合同所适用的法律,并不必然意味着该法律将作为判定仲裁协议效力的准据法。

        如当事人未选择涉外仲裁协议的适用法律,法院将选择仲裁机构所在地的法律或适用仲裁地的法律。如果对法律的选择会导致不同结果,法院将采用确认仲裁协议有效的法律。

        区分仲裁协议的准据法与相关合同的准据法,这与不少其它司法辖区的做法相一致。而且,鉴于法院采纳确认仲裁协议有效的法律,新规支持仲裁的立场很明显。

其它修订

        除上述三点外,新规还包含超过20条有关其它各种事项的条款。这些条款大多是程序性方面的规定,譬如:

·         如一方在中国内地申请承认某项外国裁决,而内地已有相关的诉讼或仲裁,并且外国裁决的被执行人的住所地以及财产所在地均不在中国内地的情况下,原则上,受理关联诉讼的法院或受理关联仲裁的仲裁机构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承认外国裁决的申请具有管辖权;

·         新规列明了当事人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裁决时应提交的文件和资料,对此作了有益的澄清;

·         新规明确,除少数例外情形,对法院在仲裁司法审查案件中作出的裁定一般不得上诉[4]。这又一次强调了新规支持仲裁裁决的倾向。
近期为改进仲裁制度作出的其它努力

        新规是最高法近期为改进仲裁制度而作出的努力的一部分。2017年5月22日,最高法下发了《关于仲裁司法审查案件归口办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各级法院因此需指定专职部门[5]办理仲裁案件的司法审查。这一措施有可能培养出一批精通仲裁事务的核心法官,由此确保法院裁判的一致性。

        此外,就在最高法下发新规的当日,最高法还原则上通过了对执行仲裁裁决的另一项司法解释。这一新的司法解释的文本尚未公开。

对中国公司和外国公司的影响

        虽然对最高法推动仲裁改革的步子能否再大一些可能见仁见智,但新规显然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表明了中国法院支持仲裁的立场。

        在此,部分扩大“报核制度”,将内地仲裁包括在内的做法无论对于中国公司还是外国公司都是有益的。对于中国公司,其无涉外因素的国内仲裁也将获得“报核制度”的保障,尽管仍与外国仲裁和涉外仲裁在具体程序上有所差别。而对于外国公司,如果其通过在华子公司订立合同,而合同中并无涉外成分,故只能选择中国内地仲裁,其在以下三种情况下将获得保障:(i)对方试图规避仲裁协议,或 (ii)撤销对其有利的裁决,或(iii)拒不执行针对位于内地的资产的裁决。[6]

注:

[1]这两份司法解释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仲裁司法审查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仲裁司法审查案件报核问题的有关规定》,分别于2017年12月4日和2017年11月20日通过,2017年12月29日发布。两项司法解释均于2018年1月1日生效。

[2] 《仲裁法》于1994年颁布,迄今未作全面修订——尽管不断有这方面的传言。2006年有过一份有关《仲裁法》的较长篇幅的司法解释,题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3]“报核”的主要法律依据是最高法1995年下发的《关于人民法院处理与涉外仲裁及外国仲裁事项有关问题的通知》以及1998年下发的《关于人民法院撤销涉外仲裁裁决有关事项的通知》。这项制度此前通常被称作“层报制度”或“内请制度”。

[4]当事人仅在三种情况下可对法院司法审查仲裁案的裁定提出上诉,即裁定不予受理、在未达到受理要求时裁定驳回申请和裁定管辖权异议。

[5]专职部门是指审理涉外商事案件的部门。

[6]请参见本所之前发出的客户简报,其中探讨了中国法院对“涉外因素”更宽泛的解释,使案件可能得以在中国境外审理:http://knowledge.freshfields.com/m/Global/r/1334/prc_court_recognises_and_enforces_foreign_arbit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