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en在其笔记中指出,新兴市场资产的主要威胁是来自外部的,例如美国利润率、全球信用利差和风险资产的行为。

        最终将会实现更多的价值驱动的回报,随着市场汇聚达到一个新的水平,整个市场环境恢复到更加正常和平衡的状态将会使技术和配置问题更加显著。这将会给已经拥挤不堪的舆论贸易带来周期性的烦恼。因此,投资者要做好成为逆向投资者的准备并依靠极端的技术市场活动,这将会为2018年带来有吸引力的机会。

        “敏捷”和“灵活”将会成为2018年新兴市场的口号。新的一年对新兴经济体来说前景应该是乐观的一年,但也会带来更多正式的波动、支取和违约模式—是一个获取总收益的成熟的时机。

重要国家一览:

        中国:为了反映对信用危机预期的必须的调整,信用利差的负向扩张最多只能达到100到120个基准点,因此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会有惊人的高达3%的降幅。中国当地政府债券的免税政策以及对中国在全球政府债券指数中可能占据的比重的投机都会支持这一说法。

        马来西亚:可能由于马来西亚货币价值较低而继续支持马来西亚货币带来宏观经济转变,类似的政策会持续到2018年三月选举的时候。

        印度尼西亚:虽然表面上看印度尼西亚的套利交易并没有受到威胁,同时当地风险溢价(即长期实际收益率)仍然在收缩,但是即将到来的选举仍需要受到密切关注。

更多文章详情,请浏览:Emerging Market Debt Outlook and Strate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