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誉评级表示,近期中国当局发出一系列通知,旨在填补漏洞及加強对杠杆率等影响金融稳定的主要风险的控制。因此,加强对中国金融行业的监管可能仍将是2018年的首要任务。监管阻力可能会在今年再度抑制银行盈利。这些最新举措或将有助于遏制高度互联性有关的传染风险,以及解决影响中资银行生存力评级的治理和透明度不足的问题。然而迄今为止,几乎没有迹象表明监管收紧会降低整个系统的杠杆水平。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银监会)发布的通知采取了一种更加全面的监管方式来促使银行更深入地了解其信用风险敞口总额并更好地解决潜在风险。例如,现已根据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框架提出一项加强大额风险暴露管理的征求意见。如获通过,该征求意见将于7月1日生效,届时银行将需要在2018年底前遵守大额风险敞口的限值。

        根据该建议,单一客户贷款风险敞口上限仍为一级资本的10%,但该上限将延伸至非贷款信贷。单一客户所有信用风险敞口总额将被限制为一级资本的15%,而单一集团风险敞口总额将被限制为一级资本的20%,包括该集团控制的或在经济上依赖于该集团的关联交易对手。

        在结构性产品中,针对匿名客户亦设有15%的风险敞口上限,这将迫使银行采用穿透审查的方法并识别该等产品中牵涉的相关资产及交易对手。

        单一集团的限制也将首次应用于银行同业间的风险敞口。根据巴塞尔协议的要求,该上限将从2019年6月起设定为一级资本的100%,并在未来三年逐步削减,到2021年底将降至25%。我们认为,一些中型银行目前无法达到该等银行同业间风险敞口的规定,尽管在三年的宽限期后大多数银行都应能达到。被指定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s)的银行与其他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之间的风险暴露上限将设为一级资本的15%。

        另一份通知则继续打击委托贷款,并着重强调确保委托贷款所得款项不得用于购买金融资产或向受限行业(如产能过剩行业、房地产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提供再融资。委托贷款为公司间借贷,其中银行仅扮演中介角色。2017年委托贷款余额增加了6%,占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8%,而在21世纪初这一比例仅为3%左右。

        对股东的审查也有所增加,以避免单一投资者对银行业务的过度影响,并解决关联方交易问题。明晰最终股东亦可改善问责制及公司治理。

        该等最新举措对提高银行透明度和解决银行风险权重及拨备水平充足性将有助益。这些最新举措与2017年初以来遏制风险较高的借贷类型的努力方向一致——有证据显示银行间业务活动和委托投资风险敞口(即由其他金融机构管理的资产或理财产品投资)正在收缩,尽管部分可能已经转移回银行贷款。

        2017年官方社会融资存量增长率为12%,并无明显放缓,且仍高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这意味着整个金融系统的去杠杆化仍未发生。真正的去杠杆化将会对短期经济增长和银行的资产质量产生不利影响,但迄今为止尚未有此类影响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