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由于强劲的基本面可以继续上涨
•加速通货膨胀造成2018年市场的最大风险
•今年迄今为止的最大意外是美元疲软
•更少的固定收入分配


        股市延续了去年的走势,在强劲的基础上开始了2018年。基本面的支撑仍然强劲——全球经济增长加速,同时伴随着盈利能力的提高,尤其是在欧洲、日本以及新兴经济体地区。对股市而言通常会造成问题的事件(包括美联储紧缩或政治动荡)正进入基本面的第二阶段。

        我们认为股市会持续增长,并为此做好了准备。但是,我们也必须认识到即将来临的风险,包括一旦通货膨胀加速中央银行可能采取的措施。目前,通胀率暂时保持不变。1月的第二个星期我们看到美国核心消费物价通胀率小幅上涨,但是在美国、西欧、日本等接近充分就业的地区,通胀多半尚未展现出明显加速迹象。

        此外,基于市场的通胀预期回升幅度不大,与长期稳定措施相符。但正因为发生更快的通胀加速不被看好,过热成为2018年市场最大的单一风险。更确切地说,风险在于更高的通胀率对货币政策的影响。相比正在进行的逐渐“正常化”,中央银行的紧缩会变的更加坚决和难以预测。结果不但会对固定收益市场不利,也会提高股权风险溢价,造成全球股市估值下跌。换而言之,当前股票估值水平部分反映了货币政策的可预见性和良性调整。一旦通货膨胀加速,这一结论将受到挑战。

        2018年年初最大的意外是美元疲软,与欧元、英镑、日元等对比明显。市场参与者并未做好美元贬值的准备。很多人可能原本预计减税和美国经济增长将提振美元。

        那么美元为什么会疲软呢?主要因为股权流动转移到欧洲、日本及新兴市场,因为这些区域被(正确地)认为能够提供更多的收益增长以及更具吸引力的估值。另外,经常账户平衡对美元不利,对欧元尤其有利。两者结合不光抵消了利差,还导致了全球美元供应过剩,推低了美元的汇兑价值。

        不过,美元很可能只是在试探交易范围的上轨。欧元对美元的汇率,上限可能在1.25左右,底线可能在1.15上下。我们认为在2018年的前半年我们不会看到有意义的或者持续的,突破上述范围的汇率。

        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我们继续青睐股票,但是变得更具选择性。具体来说,我们偏向日本的中低市值股票,欧洲地区以国内市场为主的公司和新型股票。在美国,我们更接近中立,我们青睐金融和信息技术行业。

        最大的变化是减少固定收益风险敞口。考虑到债券收益率相对基本面的低迷,更高通胀率的风险及更广泛的货币政策调整前景,我们避免长期收益率曲线(除了英国国债)。大部分流动信贷领域价格昂贵,缺乏吸引力。因此,我们将更多配置转移到替代方案,包括股权长/短期合并套利以及目标收益。我们认为这些策略很好与我们的股票持有互补,并提供了传统上由债券提供的投资组合多样化,但是考虑到大量固定收益的基本错误定价,债券缺乏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