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期美国的减税政策和大量的企业投资增长信号让我们对今年和来年美元增长趋势和膨胀作出了预测。
  • 美国的减税政策突然引发了“动物精神”(‘animal spirits’),这可能会导致投资的大幅增加。我们预计在2018年美元将从2%增长到3%。
  • 尽管存在一些惯性,强劲的增长势头可能加剧通货膨胀。我们预计2018年的平均PCE核心通货膨胀率为1.9%,而在2019年将达到2.3%(在2017年仅为1.5%)。
  • 我们预计今年将有四次美联储加息,到年底时,超额准备金利率将会上调至2.5%,到2019年将达到3.0%。
  • 工资驱动型通货膨胀(菲利普斯曲线再度觉醒)和债券收益率的急剧上升是我们宏观经济预测的主要风险。对于财务状况来说,2018-2019年间的增长可能尤为敏感。

        12月美国的减税政策(企业税收大幅降低)是“动物精神”最终出现的表象。我们认为,这两种经济形势导致了美国经济更高的增长,更多的受到投资推动。由于我们认为非住宅投资增长将大幅上升(7%),所以我们预测到2018年美国经济增长将上调至3.0%(之前预测为2.0%)。我们预计到2019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2.4%。

        尽管我们预计今年核心通货膨胀会出现一些惰性(因为我们估计工资上涨可能需要几个季度来补贴价格),我们还是在提高通货膨胀预期。我们预计平均PEC核心通货膨胀率将从2017年的1.5%上升至2018年的1.9%,而在2019年将达到2.3%。

        我们预计美联储今年将四次上调利率(和我们之前预测的两次相比)。我们还预计在2019年将有两次加息(和之前的零加息相比),当短期利率达到3.0%时,美联储将最终暂停升息周期。

        通货膨胀的突然回升以及债券的大幅上涨是我们宏观预测的主要风险。随着劳动力市场持续收紧,我们预计工资和核心通胀率将会平缓上升,但我们认为风险在于菲利普斯曲线比我们想象的更强劲,工资驱动型通胀率加速更为明显。这可能会扰乱美联储的行政官员从而加剧紧缩。

        美国的经济情况还存在其他风险:最近的投资回暖可能会失败、全球能源价格可能急剧下降(导致国内能源热潮的快速结束)、美国政治的国内外形势可能变得更为紧张(尤其是与美国贸易伙伴之间的关系)。

        但也存在一些上升风险,美国可能会经历杠杆贷款,从而导致消费者支出增加。联邦政府的开支也可能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可能是基础设施支出增加。

英文报告全文:TAX CUTS AND ‘ANIMAL SPIRITS’ MEAN HIGHER US GROWTH IN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