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表示,中国已经无法通过膨胀的、极具投机性的泡沫掩盖其经济的结构性问题。

        中国政府再次降低了利率,这也再次证明这个国家对投资泡沫破裂的唯一有效回应就只有货币政策。这次的下调动作距之前为巩固汇率而实行的大规模操作只有几周时间。然而同时,政府却仍在支持股市、信贷市场、银行系统以及所有产能过剩的行业。经济规律在中国真的适用吗?

        所谓“三元悖论”,或者说三难选择,在这里说的是一个国家无法同时维持独立的货币政策、固定的汇率及自由流动的现金流。有声音或许会辩解说,中国管控了其资本账户。的确,中国政府关闭地下货币兑换渠道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汇率的压力。但是企业外币债务、累积的外国直接投资、离岸人民币,这些也都算得上是外汇储备。而这类资金是可以合法取出的。此外,中国每年每人可以兑取价值5万美元的外币,这个数字是人均收入的6倍。中国的资本账户事实上是放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