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承担下原本应由共同基金面对的风险,填补了美国市政债券市场的空白。

        七月末,富国银行集团(Wells Fargo & CO.)的分析师娜塔莉·科恩(Natalie Cohen)和罗伊·埃彭(Roy Eappen)联合发布研究报告称,对冲基金投资人在美国3.6万亿的市政债券市场上所占的份额在不断扩大。但是,正如这两位身处纽约的研究者指出的那样,目前还尚不清楚他们购买的对象及原因。

        原因在于美联储董事会在计算他们称为“家庭投资者”(household investor)时的独特习惯。“美联储(很不幸地)将非盈利机构和对冲基金归类为债券持有人中的家庭持有类别”, 科恩和埃彭这样写到。

        对冲基金似乎依然处于美国不良事件——如波多黎各问题以及伊利诺斯州的发行问题等影响之下。纽约的基础信贷投资(Fundamental Credit Opportunities)是一只总值8亿美元的市政金融基金,其共同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投资官赫克托·内格罗尼(Hector Negroni)表示,目前对冲基金的投资机会要比不良债务大得多。他解释说,尽管人们认为市政债券主要针对的是父母一类的投资人,其实在金融危机前,华尔街超大型银行的自营交易部门以及一些海外银行都是这类债券的大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