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的大型投资银行正在挣扎着缩减规模以适应今天的环境,其中没有人面对的压力像德意志银行的约翰∙克里安(John Cryan)一样大。


        自金融危机以来的七年间,欧洲的大型投资银行已经转由新的领导人来推动进行战略大调整的下一个阶段。去年12月1日,杰斯∙斯塔雷(Jes Staley)被任命为巴克莱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接任早些时候离职的安东尼∙杰金斯(Antony Jenkins)。七月份,蒂贾内・蒂亚姆(Tidjane Thiam)掌舵瑞士信贷,约翰∙克里安(John Cryan)担任德意志银行的新老板。

        这三位新掌门人在处理一系列的监管和行业障碍时面临着不同的挑战。曾经是JP摩根大通集团杰米·戴蒙(Jamie Dimon)接班人的斯塔雷转战巴克莱,其目标是缩减巴克莱集团投资银行部门的规模,包括核心的固定收益业务,同时在巴克莱十八个月前开始实行的新战略下增加其对具有更高利润边际的零售和商业银行业务的依赖。蒂亚姆此前曾担任英国宝诚保险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来到瑞信集团后,他目前正致力于缩减该集团的投资银行业务,同时领导其私人银行和财富管理业务的扩张,特别是在亚洲。与之相反的是,克里安可能是这三位首席执行官中工作任务最艰巨的一位,因为德意志银行必须要保持其投资银行业务:因为该业务是德意志银行身份的核心,而且在零售和财富管理领域德意志银行缺乏足够的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