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之前对资本周期进行了研究,那些在近些年遭受打击的价值型投资者可能会获得很好的收益。

那些已经进行大幅投资扩张的部门的价值型股票表现让人失望。

        具有理性的投资者知道,从长期看价值型股票比增长型股票的回报率更高。而且,正如本杰明∙格拉汉姆(Benjamin Graham)的追随者会告诉你说的那样,那些以较低价值乘数购入的公司具备内在的安全边际。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我们又怎么解释价值型投资者在近年的频频失手呢?——在金融危机前他们在便宜的美国住宅和银行股票上遭受了大幅亏损,而更近期的又在明显是以低估值买入的采矿和能源股票上遭遇了打击?

        对于这个问题,有一个简单的答案。所有的这些价值陷阱在崩溃前都经历了高水平的资产增长。那些仅仅考虑了比如市净率和市盈率的传统估值手段而忽略了行业供给情况变化的投资者是盲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