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兑美元汇率还能下跌多少?一些投资者认为已快见底。

        差不多一年以前,欧元兑美元汇率开始稳步下跌,到去年12月中旬时,下跌的速度从慢步变成了小跑,而自今年2月末以来,欧元汇率走势更是进一步发展成了不受控制的自由落体运动。截止3月13日,欧盟货币的汇率已从2014年顶峰时的1:1.40美元下滑到了1:1.05美元。

        瑞士日内瓦的隆奥投资管理(Lombard Odier Investment Mangagers)的总回报债券基金经理格兰特·彼得金(Grant Peterkin)表示:“欧元对美元汇率的运势已定”。该公司管理着490亿瑞士法郎(494亿美元)的资产。他指出,美国2月份强劲的非农业就业数据、令人持续担忧的希腊局势、以及欧洲央行从3月9日开始的量化宽松行动,是促成欧元暴跌的主要因素。彼得金同时警告说,欧元有可能在3个月的时间内跌到与美元平价的水平上,他已购买了欧元汇率看跌期权来对冲这一前景。摩根大通资产管理驻伦敦的全球货币业务首席投资官罗杰·哈勒姆(Roger Hallam)也赞同彼得金的上述观点,他将欧元-美元在未来的几个月内达到平价状态的前景描述为“一种非常现实的风险。”

        各种标准币值估价模型均显示,欧元兑美元汇率跌到1:1的程度是不符合逻辑的事情。哈勒姆指出,以购买力平价模型计算,欧元兑美元的汇率应在1.25到1.30之间。但他同时表示:“资金流动情况可以对汇率造成非常巨大的影响,可以在近期内盖过任何表面的公允价值。”依哈勒姆的观点,两方面的因素正在持续对欧元汇率构成下行压力:为应对欧元债务收益率水平超低的局面,美国投资者们正通过将资金移回国内的方式,来对欧元资产及其在欧元区内的对手方展开对冲;欧洲央行的政策特别是量化宽松行动所导致的极低债务利率水平。

        施罗德投资驻伦敦的固定收益产品基金经理加雷斯·艾萨克(Gareth Isaac)也认同这一观点,依一些传统的标准来看,欧元对美元的汇率应该更高才对,或者至少不应该再下跌了。艾萨克接着解释说,然而,“用传统估值方法来考查币值的问题在于,这些方法均未将中央银行的重大举措考虑在内,其中也包括量化宽松行动的巨大扭曲效应。”

        许多欧元观察家认为,该货币下行的势头就足以使其在短期内跌到更低的水平上,因为投资者们会出于对欧元汇率将进一步下跌的担心而退出欧元资产,或通过衍生产品出售欧元资产远期合同,而这种行为反过来又会加剧对欧元汇率下跌的担忧情绪从而形成恶性循环。但是,上述观察家中的很多人同样认为,欧元汇率的进一步跌幅将是有限的,而且最终会稳定在当前的水平左近。

        隆奥投资管理的彼得金估计,欧洲央行将在欧元币值跌到90美分之前采取稳定汇率的行动,方式可能为宣布削减其1.14万亿欧元(1.21万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毕竟,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十分清楚,对于实现其促进出口并防止通缩侵扰的目标来说,并不需要让欧元的币值缩水到那种程度。彼得金表示:“德拉吉肯定对欧元当前的走势感到相当高兴,”他又补充说,“从出口的角度来看,德拉吉大概已经欣喜若狂了,”即便汇率不再下跌,“对他而言,1:1.05美元或1:1.06美元的兑换率也很有可能是相当令人满意的了。”但是,欧元汇率继续大幅下跌会增加德意志联邦银行(德国央行)中势力强大的鹰派人物的不安情绪,这也是德拉吉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欧元兑美元汇率现在更接近于底部而不是顶部,该汇率的下行之路已走完了一大半,”施罗德投资的艾萨克表示,他预计不会出现“欧元危机”,也就是欧元币值滑落到远低于各国央行希望的水平上的情况。艾萨克继续说到,一个关键的因素在于:与南非、土耳其等其他一些国家的货币币值因收支问题而失去控制的情况不同的是,“欧元区的经常账户仍处于盈余状态。”

        然而,即便欧元已完成了大部分的下跌过程,也不能排除出现高波动性的可能性。摩根大通资产管理的哈勒姆表示,欧元兑美元汇率的已实现波动率在去年7月时一度跌到了3%到4%的水平上,但是在大西洋两岸央行政策不确定性的双重冲击下,该波动率在今年普遍高达10%到12%。他预计,由于各国央行政策的日益分化,各国货币币值的整体波动性会在未来的几个月内保持在高水平上。已准备上调利率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和刚刚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欧洲央行,代表了央行政策的两个极端。

        哈勒姆针对当前形势回应道:“我们一直在告诫美国投资者,指出他们需要考量一下其国外资产的战略性对冲比率”,包括他们应该增加对冲的可能性。但美国投资者越是遵从哈勒姆及其同事们的建议,欧元兑美元的汇率跌得就越厉害,因为这些投资者会出售欧元远期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