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量化与美国式“长城”违宪


一、特朗普的“穆斯林禁令”与其独特的国内和国际单边主义

        特朗普的“穆斯林禁令”引起各大证劵市场交易的异常波动。然而,这个禁令还会在此后的几年中包括但不限于在国际投资领域产生更深远的冲击和影响。

        特朗普退出奥巴马和日本等国家的TPP,使中国的一部分人颇为高兴,但这些急于兴奋的人并没有看清,特朗普认为多边协议中美国的协商地位下降,而双边谈判中,美国的谈判能力居高临下,有如当初美中之间在90年代初在克林顿的威逼之下的知识产权备忘录谈判。回头看便知:美国曾以此方式成功地让多国为其知识产权支付更高额的费用。

        特朗普的多边主义和任性用权,被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士查克·舒默指责为“脑子一热就决策,不计后果”,这显然是对新总统国内单边主义的政策之评价,但更重要的特朗普在国际上将实施单边主义,且将不断对国际贸易和投资的旧秩序产生巨大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