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绝大多数政府债券利率都已降至零以下,欧洲退休基金为了保护其财务健康稳定纷纷开始调低收益,或者转向固定缴费模式。

        近年来,欧洲退休基金机构开始降低信贷额度,大举进入民间市场,把资本投入基础设施和其他非现金资产。简而言之,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创造收益。但是负利率更加深了它们对欧洲市场的依赖,许多退休计划赞助人都意识到他们已无法彻底摆脱目前的困境。

        因此,它们所能做的就是努力使资产配置多元化。如今,退休基金正努力控制负债规模,其具体做法是提高退休金支付门槛,从以往的固定收益模式转向固定缴费模式。同时,它们也在采取其他措施努力确保资金不至于被耗尽。

        瑞士信贷集团就是一个例子。这家苏黎世银行利用欧洲大陆第二大退休金体系为该国提供了一份十分慷慨的退休金计划。但是与绝大多数退休基金一样,这只退休基金亦遭到2015年1月瑞士中央银行放弃利率下限的重创。受此影响,瑞士法郎价格暴涨,债券收益率骤降至负数。这只拥有156亿瑞士法郎(折合158亿美元)资产的基金收益率由2014年的7.3%暴跌至去年的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