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辱母杀人”案仍在持续发酵中,最高检已涉入此案,相信此案不久会出现重大转机,而由此案牵扯出的高利贷问题和伦理方面的问题更是引起人们广泛热议,前者说明了中小企业融资难及其所衍生的乱象丛生,后者则揭示了伦理在法律中作用的思考,此案的发生应会引起相关方面的重视及相应改进。

        而除了上述两方面,此案中警方表现又一次成为被人们质疑的主要目标。在警察到达现场后,既未解除催债人对借债人的挟持,又没能将本处于弱势的借债方带离现场,只草草地说了句不关痛痒的话便离去了,显然没有尽到相应的职责,也是成为导致“于欢砍人”的重要因素。因为警察的扬长而去,意味着弱势者最后的希望没有了,而强势方更有了有恃无恐的狂妄,于是才有了后来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