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一夜之间让梦想者心动,让炒房客行动,让媒体侧目,让舆论热议。4月1日愚人节重磅消息——规划建设雄安新区。雄安新区位于河北保定市范围,由雄县、安新、容城三县构成,濒临白洋淀。雄安新区起步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相当于深圳的面积。这是中央深入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而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雄安这条重磅消息也昭示,愚人节是属于西方的、属于民间的、属于饭后茶余的闲谈趣闻的。

        雄安是第二个深圳?4月1日,河北召开全省领导干部大会,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宣布中央决定,许勤任河北省委副书记,提名省长人选。此时,许勤就任深圳市委书记刚满三个月。同一天早些时间,中央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消息传出。深圳市委书记许勤带着“深圳经验”北上,或扮演雄安新区建设重要角色。加之,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也曾在深圳任职。或许从京津冀高层人事安排上可见,深圳模式被认可,及雄安的未来不是梦。

        雄安是迁都、是副都?新华社继人民日报评论之后再次发声称,雄安新区的定位首先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既不是什么“迁都”,也不是什么建设“副都”。 雄安新区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新区,其定位是重点承接北京疏解出的与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无关的城市功能,包括行政事业单位、总部企业、金融机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雄安新区既不是一些人一厢情愿认定的“声东击西的迁都”,也不是在通州北京副中心之外再建一个“首都副中心”。

        如此看来,雄安模式不是南非模式,南非有三个首都,分别为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立法首都开普敦、司法首都布隆方丹。雄安模式也不是巴西模式,1956年,巴西政府在中西部戈亚斯州一片荒原上选中新都地址,定名为巴西利亚。1960年4月,巴西首都正式迁往巴西利亚,迄今巴西利亚发展成为一个拥有200余万居民的世界名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