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对冲基金行业的女性们似乎就已徘徊在成功的边缘,突破仿佛近在咫尺。时至今日,性别歧视、文化与经济的困境导致绝大多数女性仍然被排除在这个行业的大门之外。


        长期以来,对冲基金行业一直是一个由男人们主导的世界。然而,凯瑟琳·凯利(Kathleen Kelley)的崛起彻底打破了这一局面。这一切似乎势不可挡,同时也具有非凡的意义。在1986年获得伦敦经济与政治科学学院经济学与量化经济学硕士学位后,凯利开始担任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经济学家,后于1990年加入了赫赫有名的对冲基金企业都铎投资公司(Tudor Investment Corp.)。该公司创始人保罗·都铎·琼斯二世(Paul Tudor Jones II)回忆说:“当时,我们雇用了年轻的宏观分析师凯瑟琳,并鼓励她开展交易业务。作为其入门的导师之一,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坚韧、专注和职业道德,而这些正是潜在成功的定义要素。凯瑟琳抓住了机会,而且总是锲而不舍。”

        作为都铎投资公司第一位(尽管只保持了几年)女性组合投资经理人,凯利做了十年的宏观交易员,主要负责固定收入、外汇和大宗商品交易。她表示,自己在这十年当中,有八年的业绩是呈上升态势的,其中1998年的投资收益甚至超过了50%。“这得益于保罗提供的成长环境以及我自己对大宗商品的浓厚兴趣,我总是告诉大家,我是坐在保罗办公室外面学习大宗商品交易的。”她说。2001年,凯利离开了都铎投资公司,转而出任对冲基金机构梵蒂斯资本管理公司(Vantis Capital Management)宏观策略分析师,后于2005年加入马克·金顿(Mark Kingdon)的金顿资本管理公司(Kingdon Capital Management),主要负责运营大宗商品主题的宏观组合投资。

        为了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凯利在六年后选择了辞职。她去了伦敦,并在那里生活了一年。在此期间,凯利萌生了复出的计划。她打算组建属于自己的对冲基金公司,并担任公司的创始人和首席投资官。2012年,凯利重返纽约,并建立了昆安妮(Queen Anne,地名)盖特资本管理公司(Gate Capital Management)。这是一家致力于大宗商品交易的全球宏观企业,其名称是根据伦敦圣詹姆斯公园(St. James’s Park)外一条著名的街道而命名。凯利此前曾在那里居住生活。她解释说:“我明白,自己必须尝试一下。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致力于宏观经济和大宗商品市场交易。同时,我也认为应该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创建和运营她们自己的企业。”

        然而,当公司正式开业时,大宗商品价格已经过了高峰期。两年后,大宗商品价格开始骤降,随之淹没的还有凯利的雄心和抱负。2014年末,她关闭了这家基金机构。巅峰时期,该公司的资产总额曾高达1.15亿美元。如今,凯利是纽约贝莱德公司(BlackRock)大宗商品交易高级顾问。她将此前自己公司的失利归咎于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和后危机时代资本融资环境的挑战。“现在来看,那个时间点的选择并不理想。如果让我再来一次的话,我可能会选择晚些时候开张。或许,那时我已经拥有了更加庞大的资本规模。”凯利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