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有机会到南非一游,该国在过去几年经历了相当多的挑战。抵达阳光明媚的开普敦(Cape Town),领略到属于大西洋和印度洋的美丽景观、壮观的桌山和令人心旷神怡的天气,我发现很难对这个国家产生过于消极的情绪,至少从一个游客的角度来看,单单是热情友善的人们以及生活和工作中多种文化的融合就能让我感到乐观。

        开普敦坐落于非洲的南端,这里只是一个超多种族国家的一角。南非有11种官方语言,包括南非语( Afrikaans)、英语、恩德贝勒语(Ndebele)、北索托语(Northern Sotho)、南索托语(Southern Sotho)、斯瓦蒂语(Swati)、茨瓦纳语(Tswana)、聪加语(Tsonga)、文达语(Venda)、科萨语(Xhosa)和祖鲁语(Zulu)。

        我刚读完罗杰·克劳利(Roger Crowley)的《征服者:葡萄牙帝国的崛起》(Conquerors:How Portugal Forged the First Global Empire),书中讲述了勇敢无畏、雄心勃勃而且干劲十足的葡萄牙探险家的故事,其中一个是巴尔托洛梅乌·迪亚士(Bartolomeu Dias),他们在海上失去多名同胞后,最终在一四八七年到达南非的最南端并绕行一圈。葡萄牙国王约翰二世将这个岬角命名为好望角(最后变成开普敦),因为他们想要寻找的财富就在东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