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商品跌至1999年以来的新低,但于2017年中从谷底反弹近15%。2016年,标普高盛商品指数自2012年以来首次录得年度上涨,意义非比寻常,因为年度上涨很少单独出现。事实上,自1970年以来,商品录得单一年度正回报的情况仅出现过三次。另外,资金流入量亦创下2009年(市场参与者把握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的机会,进而催生长达三年的牛市)以来的高位。

        尽管资金会影响价格结构,但其重要程度往往不及基本因素。基本因素情况看似正在好转,大多数供应严重过剩的商品已见改善。作为商品当中的「首要产品」,在过去两年半石油一直深陷有史以来最为严峻的供应过剩,目前已转趋供应不足,带动油价自1999年录得的低位附近反弹。

        由过剩到不足将刺激商品价格大幅上涨。亚洲市场参与者已洞烛先机,推出大量产品并纷纷筹备产品上市,以把握该机遇。自2015年以来,亚洲已新推出32只上市产品,另有近30只涵盖各项单一商品与一篮子商品的产品等候上市,加之两倍杠杆及反向产品,吸引资金纷纷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