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认为,相比利率因素,美国选举更有可能会导致经济泡沫破裂。

        央行根据决策对消费通货膨胀情况而非资产通货膨胀保持持续关注。央行这一态度指出了一个又一个泡沫。这些泡沫已经催生了更多的不平等,并且使得大众消费者通货膨胀的更少见。

        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资产通货膨胀全面复苏,甚至开始膨胀。美国住宅净资产价值超过2007年峰值的34%,相比名义GDP占比达30%。中国房地产总价值或许超过全球所有其他国家地产价值总和。世界经济困于资产泡沫的恶性循环,消费者通货膨胀率低,生产率停滞不前,工资增长放缓。

        美联储指出,本月预计将放松量化宽松资产,并提高基准利率25个基点至1.5%。中国正在切断灰犀牛的债务支持,并给房地产投机降温。中美都在担忧资产泡沫。

        但是,如果近期历史有些启发的话,那就是一旦资本市场开始下跌,那么中美政策都会发生逆转,并且再次鼓励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