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气东来三万里,函关初度五千年。”


        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来,中国经济增速亮眼,经济体量扩张超过30倍。从增长的区域分布来看,截至目前,相对地位上升和下降的省份各占半数,东部是明显的增长极,而东北地区滞后最多,这意味着整体的高增长伴随着增长极分布的动态演化。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区域发展战略应时而变,一方面解决了不同时期的突出矛盾,另一方面也带来了潜在的新问题,其调整过程大致可以分为三季(阶段):第一季的区域战略以经济特区建设和浦东开发为代表,意在通过沿海率先发展带动经济整体起飞,东部增长极也由此出现,并产生了明显的极化效应;第二季的区域战略以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促进中部地区崛起为核心,意在通过多轮驱动解决区域间不平衡,在其推动下中部、西部、东北区域出现了新的增长点,但板块内部的扩散效应不足使得增长并未由点及面、区域追赶持续力甚至有所下降;第三季的区域战略在四大板块的基础上强调重点实施“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用大区域发展的理念加强区域间的经济联系,形成打通板块的增长带。

        我们认为,除了进一步“开放”之外,第三季的区域战略更加突出“带动”和“协同”,有望将极化效应转变为扩散效应。展望未来五年,随着区域协同联动的凸显,中国经济版图的动态变化路径有望重构,长江经济带、京津冀与粤港澳将成为带动增长极西行和扩散的“一体两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