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货币政策量化比较研究系列之二

        “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12月14日,美联储年内第三次加息如期而至。这不仅是耶伦任期的谢幕曲,也是美联储加息两周年的里程碑。承前启后之际,摒除短期的市场喧嚣,梳理两年来的加息进程,明确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当前位置,无疑对于政策前瞻具有重要意义。我们认为,回顾来路,2016年的鸽派加息看似收紧银根,实则造成了货币宽松的变相增强,进而加剧经济结构性矛盾和金融市场泡沫,引致沉重的政策代价。2017年,美联储回归理性轨道,鹰派加息和缩表的有序协同,并未损伤经济复苏动能,而是有力推动了全要素生产率的上行。聚焦当下,鸽派加息的遗患仍未完全清除,大规模缩表尚待充分加息以创造政策空间,因此鹰派加息路径仍需延续。展望前程,鲍威尔有望引导美联储加息之路稳中求变、续写新篇。2018年,美联储大概率先将政策利率提升至温和通胀率,然后根据税改新政的实际效果,相机再进行1-2次加息。有鉴于此, 2018年美联储加息三次将是基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