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市场已经变得过度复杂并且充满了利益冲突,但是投资者有能力对其做出改变。

        我曾经担任过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交易和市场分部的主管,去年三月我离开这个职位时,我对股票市场结构的不满日益加深。股票市场似乎过于复杂,很难让参与者理解,同时其中还充满了利益冲突。我也从很多买方公司听到过同样的担忧——股市对于规模性交易而言过于困难,他们的订单很容易被高频交易公司发现。考虑到去年发生的事件(包括监管性罚款和诉讼案件),对于那些同类的买方企业而言,现在是时候利用其所拥有的巨大影响力,以推动市场更好地为其利益服务。

        这些问题对于买方的重要性不仅在于显性成本,更在于那些隐性成本。比方说,当被递送到市场上的订单基于的动机是与机构投资者利益相反时,机构投资者获得比公开竞标更好价格的机会就丧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