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认为,中国误导股市救急只是延缓了不可避免的关键改革。

        股市决不是处理前期后果的正确工具。唯一的出路是减少过剩的投资,处理坏账并大量减少税收以平衡经济。

        通过市场贬值对推动经济是必要的,但是它的真正动机是通过印钞为投机者脱困留下余地。最好的情形就是争取时间延缓必要的改革,但会为未来增添更大的麻烦。最坏的情形是触发信心危机和大量资金外逃,重蹈印尼1998年的覆辙。

        北京的贬值就是试探世界反应。如果市场和美国政府没有强烈的反应,更大的币值可能即将来临。一个可能的后果就是美国国会可能通过带有惩罚性关税的保护主义法案以应对贬值。然而中国会通过世贸组织裁决,即使结果令人心喜,那也耗时过长而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