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CEO约翰•克莱恩(John Cryan)需要在不减少利润潜力的前提下通过投资银行流水线实现德意志银行的健康运营。

        当德意志银行在6月份宣布安舒·贾恩(Anshu Jain)和尤尔根·费岑(Jurgen Fitschen)不再担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后,对德国贷款人的份额跃升至10%,因为投资者很期待他们认为长久以来未兑现的管理层大变革。但是好景不长,因为人们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到其继任所面临的挑战上了。

        7月1日新上任的CEO 约翰•克莱恩(John Cryan)面临削减德意志银行人员的压力,尤其是其臃肿的投资银行部门,以便于适应当今更加严峻的监管环境,提高盈利能力。德意志银行深受行为不当指控的打击,并在4月份同意向美国和英国监管部门缴纳25亿美元的操纵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的罚款。在缩减其投资银行方面,德意志银行已经落后于巴克莱银行、瑞士信贷集团和瑞银集团。即便如此,巴克莱银行还在7月初因银行变革受挫而辞退了其CEO安东尼•詹金斯(Antony Jenk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