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否减少了针对中国的投资?在您管理的全部资产中,对中国的投资与四个月前相比有何变化?

        今年上半年,我们的多元资产组合策略对中国股市(H股指数)的投资是很有限的,我们发现通过衍生产品,中国股市所带来的收益要高于其它新兴市场。中国是我们最青睐的市场之一,主要原因是其基本面因素:在众多政策干预下其经济仍表现出平稳发展的迹象,而且其改革势头仍然强劲。7月,由于我们预计市场将进行调整,于是下决心要减少投资组合的整体风险(包括决定收回对中国的投资以保持中立),这主要是通过套期保值(hedging)来进行。当时,由地缘政治因素驱动的牛市已经成熟且波动不断,预计将会保持高位。但我们认为我们正在进入新一轮的波动,诱发波动的因素有很多(包括债务去杠杆化依然停滞、人口老龄化加剧、生产力不断下降、市场流通性不足等);在这种环境下,我们预计巨大的宏观波动性可能会导致市场出现动荡。事实上,整个世界都被政策决策者所主导(想想央行的角色或者中国政府推动经济的手段就能明白),这是滋生动荡的沃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