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非远虑,而是近忧

        对于中国养老之困的讨论由来已久,如今形势更加严峻,改革更加迫切。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已在2013年见顶。目前3个就业年龄人口抚养一个退休年龄老人,到2050年将变为1:1。中国目前37岁的人口年龄中值已经超过了发展中国家和中高收入国家,向发达国家和高收入国家靠近,但从人均收入来看,却达不到这一水平。截至2014年底,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3.56万亿,仅占2014年GDP的5.6%。不考虑财政补贴,2014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已经收不抵支,收支缺口为1,300亿,预算显示2015年的收支缺口将扩大至3,000亿。

        根据我们测算,在当前基本养老保险体系之下,不考虑财政补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累计结存将于2019年消失殆尽。如果维持近年来的财政补贴力度,累计结存将于2023年消失殆尽。2014至2050年间城镇职工基础养老金累计缺口的现值为41万亿,相当于2014年GDP的60%,缺口主要来自人口老龄化和转轨成本(历史改革中未补缴的债务,26%)两方面。分阶段看,2023年前是养老金制度改革的最佳窗口,在此之后,养老金收支情况将快速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