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公司参与方面,欧洲养老金赢得了美国合作者的支持。

        除了国际法,很少有事情能够激怒美国保守派。对于美国公民所采取行动的合法性,外国人(比利时人、千万别是意大利人或俄罗斯人)或许有话要说,这种观点被认为是一种诅咒。因此,美国政府拒绝认可国际刑事法院。

        美国的公司同样对企业行为的国际标准也不感兴趣,但是这些标准的制定者们却对美国的企业充满了兴趣。